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bridges-chin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神学府》最新章节。

即墨凛听到声音之后,有些涣散的目光微微聚集到了苏倾烟的身上,然后猛的抱住苏倾烟,用脸不停的蹭着她,高兴的说道:“烟儿会担心我了,我好高兴好高兴。”

苏倾烟嘴角微抽,然后嫌弃的推开了即墨凛的脸,但是却没有放开他的手,心里暗暗吐槽道:她刚刚居然会担心这个无赖真是脑抽了。

即墨凛看着苏倾烟有些气冲冲的牵着他走,刚刚那副模样已经不在,嘴边扬起一抹温柔的笑,随后目光开始涣散。

她会担心他,他自然开心,可是现在不是让她担心的时候。

苏倾烟一直走一直走,没有任何机关也没有任何召唤兽,旁边的风景都是一模一样的,最后停下脚步,灵光一闪。

而即墨凛却重心不稳差点往前倒去,苏倾烟急忙拉住了他,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发现他那一向明亮深邃的目光里,没有丝毫的焦距,心里一震。

“凛,即墨凛?”苏倾烟拍了拍他的脸,随后终于看到了他的目光有一丝的聚焦。

他扬起了孩子般的笑容,然后突然把自己的头靠在苏倾烟的肩窝里,闷闷的说道:“烟儿,我突然有些累怎么办……”

“不准睡过去听见没有!”苏倾烟大声吼道。

“嗯……”即墨凛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趴在她的肩头没了声音。

苏倾烟看着周围的景物,突然运起九阴紫火往旁边的这些树木烧去,最后发现,这些树木被烧散之后,周围满满的都是一些透明得几乎看不见的类似于玻璃一样的东西,但是它又是软的。

苏倾烟皱眉,本以为这是什么阵法,最后发现原来是一直在原地打圈圈,她很明显的看到了前面的路一下子就通向了自己后面的路。

苏倾烟把即墨凛扶正之后,让他躺在地上,然后拿起念衾就往上冲去!

“黪衾剑法第三重——贯穿!”苏倾烟手持念衾,手中运起灵力大力的往上面刺去,只看见,那透明得几乎看不见的软物,被狠狠苏倾烟狠狠的刺穿!

可是不到几秒的时间,它又开始慢慢重合,最后恢复回原来的样子,就像是没有被戳破一般。

苏倾烟的眼神微冷,再次试了几次,发现这个东西重合的时间虽然只是短短几秒,但是她却丝毫没有办法带着即墨凛出去,因为那口太小,除非能把它定住,然后……

苏倾烟脑光一闪,嘴角勾起一抹笑,随后把水系元素精灵和冰晶血凤放了出来。

苏倾烟跟水系元素精灵嘀咕了几句之后,在苏倾烟再次刺破那东西的时候,水系元素精灵和冰晶血凤很迅速的冲了出去,随后,这被包围着的看不见的透明东西就被水系元素精灵铺上了一层水。

冰晶血凤迅速的在那个洞口重合之时,把外面的水全部都变成了冰,从外透里,这个透明得看不见的东西就这么活生生的被定住了,这下子想看不见都难。

苏倾烟发现这是个椭圆形的封闭世界,而上面那个小小的洞口就是突破点。

转过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即墨凛,眼里闪过一抹微光,随后,挥起念衾,往那个小小的洞口冲去!

“黪衾剑法第二重——粉碎!”苏倾烟手中的灵力直线上升,那速度快得只留下了残影,似乎只能看到一道道白光就这么一闪一闪而过,随后,在苏倾烟的注视下,“啪啦”的一声,粉碎在了空中,而苏倾烟也看到了外面的景象。

外面的景象和这条路上的景象相差太大,几乎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说的就是这副画面了吧。

某处,一个黑影看着水晶球里的苏倾烟,苍老的声音有些愉悦:“几十年了啊……”

苏倾烟看着这些粉碎的冰渣慢慢的变成了水蒸气消失在了空中,于是缓缓落下,蹲到了即墨凛的旁边,拍了拍他俊美的脸。

“凛,凛你快醒醒。”苏倾烟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现在有多焦躁,可那人好似只是睡着一般,呼吸平稳却又难以叫醒。

伸出手把了把脉,用灵力探测,发现他体内有一股莫名的势力在慢慢融合,想再探下去,却被阻隔在了外面。

苏倾烟皱了皱眉,她看着即墨凛俊美无双的脸,那轻闭着的眼睛和紧抿的嘴唇,好似上一秒他还在跟自己撒娇,现在却睡在这里怎么叫都叫不醒,第一次觉得自己学了六年的医术一点用都没有,连那股奇怪的病情都探不出来。

目光转到了远处的老屋,在外面看来是一处比较简朴的屋子,犹如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一般。

苏倾烟很难想象这地穴里居然还会有这种地方,那小桥流水人家的画面就像是海市蜃楼一般。

这不是五星地穴吗,为何除了那些妖兽灵兽晶石以外,什么都没有,还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海市蜃楼。

苏倾烟看了看正在昏睡着的即墨凛,背起他往那处老屋走去,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死马当活马医,既然是刚刚出的问题,那么一定就会在这里找到答案。

苏倾烟走到了那老树门前,发现这里是真实存在的东西,而往后一看,那些黑褐色的诡异树木已经全然不见,只剩下了绿油油的草地和草地上的野花。

看着那半掩着的门,里面突然传出了一声苍老的声音:“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坐坐?”

苏倾烟皱了皱眉,但是还是走了进去,里面的装饰和屋子的外形简直是天差地别,几百年几千年的檀木,全部都被拿来当作这里的家具,墙壁,地板。

一个苍老的老人坐在一盘棋的旁边,手里拿着茶,眼睛半眯的看着这盘棋,像是在思考怎么走一般。

“请问……”苏倾烟刚想出声,就被老人抬起了一只手,打断了她的话,然后慢悠悠的说道:“小友和不来跟老夫下一盘棋?”

苏倾烟看得出来这个老人不简单,能在这里生活得如此悠闲的,难不成这地穴还自带cpu的?

而且她居然看不出这老人的实力,看不出实力的无非就是两种情况,第一是没有灵力,第二是对方实力比自己高。

而苏倾烟立马就否定了第一点,这个老人并不简单,而且实力可能还会比自己高上几个阶级。

老人看得出苏倾烟的疑惑和犹豫,于是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然后笑道:“老夫可以救你背上的人,先把他放下与老夫下一盘棋。”

苏倾烟的眼神一惊,然后转头看了一眼即墨凛,随后,把他放在了一处可以平躺着的地方,那地方好似是特意为即墨凛准备的一般,大小长度刚好。

苏倾烟走向了老者,坐在了老人的前面,看着这盘棋。

这盘棋是个残局,像是老人在自己跟自己对决,最后犯难在了那一点上。

而苏倾烟看着思索了一下,思路在脑子里运转着,随后嘴角勾起一抹笑,执起一枚黑色的棋子往下落去。

老人一看,眼里闪过一抹精光,面上带笑的看了一眼苏倾烟,那一眼里好似还多了一些失望和可惜。

苏倾烟并不在意,而老人的这一颗棋子好似是在她意料之中一样,在老人落下去之后,她迅速的又落下了一枚棋子。

在外人看来,她好似在乱下一般,根本不给予思考就落棋子,老人和蔼的脸上微微有些失望,然后又继续落下了一枚棋子。

苏倾烟看着老人落下的棋子跟她意料中的一模一样,一抹不明的笑意从眼底逝去,而老人却是微微摇头,面带失望。

他以为这个孩子能破解他的“软屏”,脑子一定很好使,于是便让她来跟自己把这一盘残局下完,看着好似精灵无比,怎么……

然而在他失神的瞬间,苏倾烟嘴角带笑的落下了一颗黑棋子,最后清脆愉悦的声音响起:“老者,您输了。”

老人回过神来,看了看面带微笑的苏倾烟,再看了看那一盘棋,眼神猛的收缩了一下。

这盘棋上,黑棋子已经把白棋子连连包围了起来,显而易见的能看出来,黑棋子已经获胜,而白棋子已经所剩无几。

“承让了。”苏倾烟面带微笑的看着老人,那眼里的意思显而易见,既然她赢了,那就快点治好即墨凛。

老人眼色惆怅的看了一眼苏倾烟,这丫头鬼灵精怪的,他还以为是她乱下,却不曾想到她居然把思路都理清完毕了,就等自己进圈套了。

“小友足智多谋,老夫佩服,以后一定是要一鸣惊人的啊。”这句话是肯定句,看着苏倾烟的眼神,就好似在怀念什么一般。

苏倾烟并没有想太多,她现在只想把即墨凛弄醒来。

老人了一口茶,走到了即墨凛的前面蹲下,本来挂着和蔼笑容的脸突然僵了一下,看了一眼苏倾烟,又把目光移到了即墨凛的身上,问道:“他是你什么人?”

第一时间更新《神学府》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武动之武祖再临

司马浪

锦鲤她一心只想做咸鱼

花落重来

鸡哥算了算了

山中观雨

爱若成双

接吻桑

医色天香

浅小二

浮华若梦之一直很爱你

书包杜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