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bridges-chin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女配大佬不按套路来》最新章节。

也不知这公子易在打什么鬼主意,一见卫小七,就笑得一脸的灿烂,半分也没提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表面做出一副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女人的样子,照样称兄道弟的嘻嘻哈哈。那一副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比他惯常的算计笑容更让卫小七觉得心惊胆颤,心里一个劲的打鼓,时不时地偷偷拿眼睛瞟着公子易,希望能从他脸上瞧出点什么来,不过瞧了半天的结果很叫人失望就是了。

不知今天的公子易是

不是吃错药了,不然就是昨晚春药酒喝多了,欲求不满,对于卫小七此刻表现的非常不待见他的态度,不但不生气还反而仿佛很享受般,时不时地就往她身边凑一凑,又似有意无意的碰触她一下两下。

这让卫小七憋了一肚子火却发不出来,只能时常趁人不注意时冲他呲牙咧嘴,以示威胁,但效果并不明显,只惹来公子易低低的笑声,而后更是变本加厉了。

卢子玉显得有些精神不济,大约是昨晚补过劲了,要不就是万华楼的美女太过于强悍,使得他今日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或许是昨晚大叫小七名字的事使他颜面尽失,今早一见公子易就被他放肆的嘲笑了一通,大有讥讽他是断袖的意味,搞得卢子玉很是苦恼,也不敢正眼看卫小七,只是拿眼角偷偷瞟着。这一瞟之下,卢子玉发现卫小七总是偷偷瞅着公子易,顿时心中老大不爽,似有些吃味地道:“小七,你是不是发现公子易近来变得更有女人味了,不然怎么总是瞧他。”

卫小七干笑了几声,打着哈哈,不管公子易是不是越长越有女人味,她都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公子易的坏话,所以并没有回应卢子玉,故作有事般,转眼看向了李阳。

李阳可能昨晚睡得并不好,一脸的不愉,不知什么原因,原本冷冷的一张脸,显得有些面色铁青。

公子易对卢子玉的讥讽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满脸的狐狸笑容,看得卫小七冷得直起鸡皮疙瘩。

原本公子易就没什么事,只不过来瞧瞧卫小七的反应,满足一下他略微病态的内心。而卢子玉是被他强拽来的,自然也没什么事,所以两人坐了不久就起身告辞了。

见二人走远,卫小七才长长出了一口气,转头时对上李阳疑惑的眼神,只得尴尬的冲他笑笑。

大约中午时,左东明来了,神情有些抑郁,不知是不是在哪里受了谁的气,一张脸比平时更是黑了几倍不止,光瞧着就让人打哆嗦。他冰冷的声音跟卫小七说,昨晚阎云山精力严重透支,今天一早就精竭而亡了。阎云山会死是意料之中的,他本来要害部位就受过很重的伤,修养了没多久又常常流连于风流场所,身体早已经不起折腾,再加上卫小七所下的春药药力超强,就是一个强壮的正常人也无法经受的住,更何况早已是油干灯枯的阎云山,即使没有这次的预谋害他,他早晚也会死在这上面。

阎云山一死,京里的军事布局发生了很大变化,禁卫军统领之争成了几大势力集团争夺的焦点。丧婿之痛使得武成王一夕之间老迈了许多,朝堂上的争夺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到底是年纪大了,抗打击能力明显比不得年轻人。因此最终禁卫军统领之职落入了金文帝囊中,由金文帝的另一心腹萧何继任禁卫军统领职位。到今日为止,京城的几万人马都在思毓的控制之中了。由此可见小皇帝的心计果然不一般,一步接一步,步步连环,走每一步都是经过周密计划的。

左东明走时,留给卫小七一张字条,她展开一看,是思毓的笔记,上面只写着一句话:以后这样的事不要再做了。思毓的心思卫小七是明白的,他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怕她会出事,但是她同时也知道,不管以后怎样,只要有机会,为了思毓,再危险的事她还是会做的。

此事过后,一连多日,朝堂之上都是平静无波的,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转眼之间就快到皇帝大婚的日期了,原定日期是十月初九,此刻距皇帝正式大婚还有一周左右的时间,所以近几日整个绿水营都非常忙碌,每天都在为大婚之日进行排演。

大婚当日要从武成王府一路铺红地毯直到皇宫内院,而大婚当日的警卫工作以及红毯两旁的站岗人员都交给了绿水营。左东明特意挑选一些身材修长矫健,面容姣好的士兵排列在红毯路的两旁,卫小七就在被选中人之列,用左东明的话说,就是,你长得还过得去,就去站站队吧。

站岗之事是极枯燥无味的,不过还好有李阳陪着,应该也不觉得太过难受。李阳是绿水营乃至整个京城公认的帅哥,其人气指数比卫小七强的多得多,此次专司迎驾之职,据说他与三郡主有青梅竹马之谊,这乃是三郡主亲点的。

这天卫小七正和一营的士兵们一起调整站姿,已经在训练场站了两个时辰,累得汗流满面,大喘着粗气,却连手指头都不敢动一下,这主要是因为旁边有个监督的军官拿小棍等着,哪动一下就打哪。不知是跟这位官老爷结的仇,还是有人要公报私仇,自从练队开始,监督官就一直站在卫小七身后,寸步也没离开过,因此一个时辰不到,她身上就已经挨了十几下小棍,疼得她直呲牙,眼泪也在眼眶周围转悠了三圈半,硬是不敢往下流,怕丢人啊。

正觉万分痛苦之时,李阳过来找她,这几日李阳一直在忙新皇后的仪仗队伍的训练,两人好几日都没见过面了。李阳告诉小七,三郡主要召见筹备接驾迎娶的所有官员,卫小七是负责站红毯旁当柱子的那帮士兵的头,所以左东明叫她和李阳一起去武成王府面见郡主。

卫小七一听,乐得差点没蹦起来,她正愁练队列练得浑身酸疼,又满身轻伤,早想找个理由逃跑了,这下好了,李阳这个福星到了,此去不仅可以躲过辛苦的操练,还能见见金朝未来的国母,顿时兴高采烈的跟着李阳一道奔武成王府去了。

卫小七脑子一直是挂在腰带上的,大部分时间处于停止思考的罢工状态,此次之事也不用心想想,对于她来讲武成王府绝对不亚于龙潭虎穴。

李阳和卫小七骑着马奔武成王府而去,一路之上,卫小七一个劲的向李阳诉说这几天绿水营的日子过得多么郁闷,队列的操练多么辛苦,恨不得把她肚里所有的苦水都一古脑的跟李阳倒一个遍。李阳拉着缰绳,一直在一旁微笑着听她喋喋不休的抱怨,时而插上一言,轻声安慰两句,把个倾诉垃圾桶塑造的惟妙惟肖,颇为使用方便。

若不是卫小七平日里行为过于粗鲁,做事过于莽撞粗心,李阳真的要怀疑她是个娘们了,否则不会总这么唠叨个没完,其级别之高都快赶上他娘了。想到这儿时,李阳嘴角不由挂起一丝笑容,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自己在笑什么,只是隐隐地觉得很高兴。

来到武成王府大门,两人翻身下马,定睛一瞧两人都暗赞一声,这个大宅子可真是了不得,高高的台阶,用的整块的汉白玉,门两旁立着两只巨大的石狮子,能赶上一人那么高,府门很是宽阔,从气势上就压人一头,不用进门单只看这大门就比公子易的那个府邸阔绰的多。

李阳走到近前,向立在门房的几位守门的拱手施礼道:“烦劳几位管家进去禀报一声,绿水营管带李阳求见三郡主。”他话说得有些急了,一时疏忽,只提了自己的名字,并未提起卫小七之名。

自古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现在武成王权势熏天,仅只几个门房都得罪不得,两人都不敢失了礼数。见卫小七和李阳两人都穿着官服,几个门房也不敢过于刁难,只其中一个高抬头,恨不得鼻孔冲天的门房,哼了一声,说了句:“侯着。”转身进府里去了。

过了一会儿,大门旁边的角门里出来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穿一件草绿色的衫衣,打扮得很是飘逸,不愧为一国的王爷,连个丫鬟都穿着如此的不俗。

这丫鬟打扮的女子冲两人轻施一礼,问道:“哪位是李管带大人,请随我来。”说完也没看两人,扭头当前而去。果然是主有多大奴多大,瞧人家姑娘看他们的神情,浑没把他们瞧在眼里嘛。

看李阳在后面跟着走了,卫小七也忙跟了上去,心里老大的不舒服,心想,她也是堂堂一管带大人啊,跟李阳一般,怎么半分也没听他们提一提呢?

随着丫鬟向内宅走去,因临来的时候被李阳嘱咐过,一定要严守礼节,不该听得不要听,不该看的不要看,所以此时卫小七并不敢随意乱瞧府中的景致,只是低着头紧跟在身后,难得老实起来。

来到西屋边的一厢房内,丫鬟吩咐两人稍坐,也没说给上点茶水,就转身出去了。卫小七也不怎么计较,转身打量着这间厢房,见到处都是古董家具,轻巧奢华,就连门帘子用的都是上等的西湖厚绒刺绣,不由暗叹一声,这得多少钱啊。要不是这武成王过于难缠,真想顺手拎点东西回去,这要是卖了,岂不是就能凑够了建云霞殿的钱了。哈哈,只是想想而已,卫小七容不得自己多想,慌忙打断了自己惹祸的想法。

等了有好一会儿,也不见那丫鬟回来,卫小七对李阳道:“不是说要召见所有筹备接驾迎娶的官员吗?怎么这么半天就来了咱们两个人呢,别的人都去哪儿了?”

李阳沉吟了一会儿道:“确实事有蹊跷,不过这位郡主一向脾气古怪,从来不按牌理出牌,倒不知这次是在耍什么花招。”到底是曾经幼时相识的,李阳对这位郡主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两人又坐等了一会儿,才有一穿墨绿色衫衣的小姑娘掀帘子进来,瞧了瞧两人,问道:“哪位是绿水营管带大人?”这话问得很不好答,两人都是绿水营管带,一时也不知她问的是谁。卫小七因为自入到府中以来,一直处于被人完全忽视的状态,心里很是不爽,见这小姑娘这么问,忙站起身来道:“我是绿水营管带。”

小姑娘疑惑的瞧了瞧她,又看了看李阳,不知在寻思什么,好半天才对卫小七道:“请随我来,郡主在后面等候。”说完客气的请卫小七出去,临出门前还破天荒地给她掀了帘子。卫小七不禁有些得意,暗想,莫非承认是管带大人待遇就立刻不一样了?看来混了个朝廷五品官也还是有点好处的。

小姑娘急匆匆地走出去,卫小七忙跟在后面。不知为何,李阳总觉得今天的事有些怪异,似乎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张嘴想叫住卫小七,刚吐出了个你字,卫小七已经走了出去,忙掀起帘子往外走,还没等迈出门外,就被两个丫环拦住了,其中一个客气地道:“公子留步,郡主未曾召见,请稍待。”

因未曾弄清事情的真相,李阳一时也不好正面和武成王府的人正面起冲突,更何况那两个都还是姑娘家,也不好付诸于武力,所以又只得迈步回来。

寻思了良久,没理清个思路出来,转念又想,卫小七乃是无名小卒,武成王和郡主绝不会故意难为她,或许真的只是叫过去问问话而已。这才略略放下心来,暗自祈祷卫小七能收敛一下脾性,可千万不要惹恼了郡主。

转过一个回廊就是王府的后院,这里也是王府内院,住的大多是王府的女眷,或许是卫小七这时还有些身为女人的自觉吧,一点也没感觉到她现在是一个男人,出入王府内院似乎有很多不妥之处。

两人来到一座两层小楼前,楼顶上面立一牌子,上写:清雅小居,配合周围郁郁葱葱的一片竹林,端的是一个风雅的好去处。走到近前,小姑娘一指楼梯道:“你自己上去吧,我只能带你到这里了。”

卫小七答应一声,顺着楼梯爬了上去,走到二楼时,一个穿着水绿色衫衣的姑娘立在她的跟前,瞧她的打扮明显比前几个遇到的丫鬟体面的多。不过这位郡主只喜欢绿色吗?否则怎么她住的地方,连同她的下人都叫绿色给包围了。

只听这个比前几个姑娘收拾得体面的多的女子低声问道:“是李爷吗?”

李爷?我姓卫啊,就算是她是个爷也应该叫卫爷吧,莫非他们只认为李阳是管带大人,她就不是管带大人了吗?卫小七想着,觉得有点愤愤不平,第一次觉得有些吃李阳的醋,不由鼻子里哼出了一声,并没有直接答那女子的问话。

不回答,一般情况下都被人误会为是默认,显然这位漂亮体面的女人已打定主意,认为眼前之人就是那个李爷,慌忙深施一礼,道:“郡主在屋里候着呢,里面请。”

卫小七觉得这位郡主还真是有些怪癖,不就是问个话嘛,至于搞得这么氛围紧张,神秘兮兮的吗?抬腿迈进了屋里,左右看看,屋里摆设富丽堂皇,精致绝伦,但是眼前却一个人都没有。正在纳闷之时,就听到里面的帷帐之内似有轻微的水声,等了半响,一个甜腻的令人倒牙的声音道:“李郎,奴家等你许久了,还不近前来。”

吓!还奴家呢,卫小七听得直起鸡皮疙瘩,往身后瞅瞅,貌似屋里除了里面那位就自己一个人,不会是叫自己吧?又往前凑或了几步,打算瞧瞧那女子叫自己干什么。

“快进来呀!”声音真是酸啊,卫小七顿时觉得胃里一阵蠕动,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要从嘴里向外涌出。

正愣神之间,帷帐内闪出一女人,衣着甚是火辣,大约是刚洗了澡,身上只穿着一件透明纱衣。还没等看清此女子的样貌,就听到啊的一声尖叫,声音很是凄厉,接着那女子冲她厉声喝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是你叫我来的吗?卫小七一脸的疑惑。

“有淫贼啊,抓拿淫贼啊。”女子忽然大声地喊道。

这一声喊得颇大,门外杂乱的上台阶声,接着几个伺候的丫环仆妇急匆匆跑了进来,团团围住卫小七,等着女子示下。

第一时间更新《女配大佬不按套路来》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蹦迪话术段子

君枫苑

凹版印刷墨路特点

蓝墨白

第四人称

古欣

丑女奇遇人生

阿依土鳖公主

微信护眼图片绿草地

无烟尘霭

顾小姐,余生请多关照

瓜叶菊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