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bridges-chin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正德晴雨梦》最新章节。

欧阳锋瞪大了眼睛,看着豹崽儿,沉声道:“你爹让你别闹,你再叫,我就把你扔出去。”

习武之人气势不凡,豹崽儿被欧阳锋眼神唬住,不敢乱叫,探头探脑想要找龙。

欧阳锋拍了拍豹崽儿的头,笑道:“这才乖嘛,听话就是好孩子,来,爷爷给你挑个好地方,清清楚楚看爹爹打架。”趁机又在辈分上占了龙便宜,说着,将豹崽儿搭在肩头,“一老一小”甚是可爱。

耶律齐和耶律燕听“龙前辈”玩笑言语,忍俊不禁,心中担忧又淡了几分。

二楼,一处盆栽之后,有两个女子并肩而立,窃窃私语,其中一个是跛足,腰佩弯刀,另一个是丑八怪模样,手拿玉箫,正是偷了《五毒秘传》出逃的陆无双和前来救助表妹,带着人、皮、面、具的程英。

陆无双见了李莫愁心里就发抖,低声道:“表姐,你说李莫愁今天会不会吃亏啊,我头一回知道我还有个师叔。”心道:“古墓派名字不怎么的,风水倒是挺好,这里面的弟子一个个倾国倾城,女的美,男的俊。”

陆无双名为李莫愁的徒儿,但在李莫愁的心中,她和洪凌波的地位犹若天差地别,很多事情是绝不对她提及的。陆无双至今不知道自己能得空出逃是因为李莫愁与洪凌波前往古墓夺取《玉女心经》。

程英道:“不管她吃不吃亏,眼下是顾不得你我了,咱们快逃吧。”

陆无双求道:“看看热闹吧。要是能看到李莫愁被打趴下,我可要乐死了。”

程英素来谨慎,问道:“热闹重要还是命重要?”

陆无双吐了吐舌头,道:“命重要”,却紧紧拉着程英,阴测道:“表姐,不管我那位师叔能不能打得过李莫愁,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你我二人合力总能将李莫愁宰了吧,机不可失啊。”

程英皱起眉头,思忖一阵儿,点头,道:“好,静观其变,若是势头不对,咱们立刻逃。”

报仇心起,陆无双紧紧抓着表姐的手,神色狠厉,心道:“今日就要你为我陆家上下偿命。”

程英拍了拍陆无双的手背,安抚道:“表妹,莫要急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哪怕今日不能取了魔头性命,来日方长,你我总有能报仇的一天。”

陆无双深吸口气,笑道:“知道了,表姐。”

程英轻轻“恩”了一声,与表妹一起关注下头的情况。

陆家庄的庄主是陆冠英和程瑶迦夫妇。陆冠英是东邪黄药师弟子陆乘风的儿子,程瑶迦是清净散人孙不二的弟子。夫妇二人家财丰厚,基于师门关系和往日恩情,应郭靖、黄蓉和丐帮号召,一力承担了英雄大会的筹办,设宴家中。

此时,天色已晚,陆家庄中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宴席大开,中原武林群雄、豪杰好汉纷纷推杯换盏,大快朵颐,交谈甚欢,景象之热闹可谓盛况空前。

程瑶迦在人群中来回穿梭,总是找不到全真教人身影,不免担心,拉着丈夫询问:“冠英,我师父一行人该早到了才对,到现在了连个影子没出现,你说,会不会出事啊!”

陆冠英向四周望了望,果然看不见一个身着道袍的江湖人,握了握夫人的手,安慰道:“别急,或许是路上耽搁了,全真教名声在外,有谁敢轻易招惹。”

程瑶迦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还是不放心,派人去找找吧。”

陆冠英道:“眼下这么乱,庄里抽不出人手了,再说了,你知道师父他们是从那条路来的吗?”见妻子实在担忧,又道:“这样吧,咱们去问问黄帮主,黄帮主足智多谋,心思灵巧,请她拿个主意,好过咱们没头苍蝇一般乱撞。”拉着妻子一起去寻黄蓉。

二人才走到半路,正巧碰到一名家丁拿着拜帖前来,说有一名叫做杨过的年轻人要拜见郭大侠和黄帮主,有要事禀报。

陆冠英和程瑶迦面面相觑,皆不没听说过江湖上有一号人叫“杨过”,自忖见识有限,心道:“与郭靖、黄蓉相识之人多半是良善之辈,无须太过忌讳。”将拜帖接下,打发家丁去将人请进,正好一并告诉郭靖、黄蓉。

黄蓉听了程瑶迦担忧,眉头微蹙,但一时摸不着头脑,只能道:“近年来,除了赤炼仙子李莫愁与全真教龃龉颇多,未听过还有何人与全真教有过节,我也不能有所推断。”转身问身旁的郭靖,道:“靖哥哥,你可有看法吗?”

郭靖心想:“你都猜不到的事情,我又怎能猜到。”只得摇摇头,不发表意见,心中却也忧虑了起来。

黄蓉也没指望郭靖能说出什么来,不过因为郭靖与全真七子关系深厚,亦师亦友,需要让其有所表示,同时也为了让丈夫在外人面前有面子,不让外人认为家里全是自己做主。黄蓉想了想,问道:“可知道有哪几位道长来赴宴吗?”

程瑶迦道:“我只知道师父会来,其他人不清楚。”

黄蓉心想:“孙不二武林地位不低,但在全真七子中是武功最低微的一个,就算是摆在江湖上也就是个四流开外的中低手,那么,出门在外,为保安全,必然会有武功高强的道兄陪同,如今刘处玄担任掌教定是不能离开教中,可以陪同的便是丘处机、王处一和郝大通三人之中的一二位了,不管是哪一个,除非碰上绝顶高手,也不会出意外,再说师长出行,必有弟子陪同,一行最少也得三四人,全真教的阵法高明,合

起手来威力不可小觑,因此多半是无事的。”脑中推算,口中叙述,只把孙不二是个低手一点略掉,免得程瑶迦挂不住面子。

程瑶迦道:“这样说起来,我便放心了,对了,郭大侠,黄帮主,这还有一份给你们的拜帖,是一个叫杨过的年轻人送来的。”陆冠英随即将拜帖奉上。

乍听“杨过”姓名,郭靖、黄蓉都是一惊。

郭靖憨厚,心眼儿直,满心欢喜杨过到来,其余的什么事情都考虑不到,拜帖都顾不得看,连忙起身张望杨过身影,脸上堆满笑容,充满期待,喃喃道:“多年不见,不知道过儿在全真教过得如何?如今是个什么样子?”口中说着杨过是全真教中人,脑中却万万想不到此时正在商议如何寻找迟到的全真道士。

黄蓉对杨过素来忌惮,不似郭靖一般激动,只当是个普通人前来拜访,按部就班阅读拜帖,才一打开,见上面字迹就眉头皱起,也站起身来,拉扯郭靖衣袖,将丈夫注意拉过来,将拜帖摊开,摆在郭靖眼前,对他道:“靖哥哥,先别急着找人,怕是有人冒名顶替。”

郭靖不懂,问道:“冒名顶替?”看了半天拜帖也没看出什么来,只觉得拜帖上的字迹端正、俊秀,很是好看。

黄蓉道:“靖哥哥,难道你忘了,我教过杨过读书写字,我认得他的字迹,杨过生性浮躁,喜欢偷奸取巧,所谓字如其人,他是不可能写出这样漂亮的字体来的。”

郭靖道:“或许是他师父教的也不一定啊,我以前写出的字也歪七扭八跟鬼画符无异,现在不还是练出来了,再说了,过儿样貌清秀,若说字如其人,这一手漂亮的字儿不是正好衬他吗?”

郭靖从不认为自己聪明,做人做事讲究的是踏踏实实,勤奋刻苦,从不自傲、自负,总是觉得别人能做到的自己不见得能同样做到,非得经过一番努力方可达成。他心知杨过聪慧,胜己百倍,全真教乃是武林正宗,其中规矩严明,教导弟子严格,杨过在全真教教导下练成一手好字不是不可能。

而且,思及义弟杨康当年风采,那是自己一个大老粗万万及不上的,穆念慈的娇媚容颜不亚于自己的蓉儿,杨过为杨康和穆念慈之子,样貌怎会差呢!这拜帖上的字迹工整,飘逸、潇洒不正如风华正茂的俊秀少年吗?

郭靖想什么就说什么,全没注意到自己话中透出黄蓉无能,不能好好教导杨过的意思。

黄蓉心生七窍,玲珑剔透,自然是听出来了言外之意,但他知道丈夫性情如此,全无恶意,而且眼下全真教一行人刚出变故,原本该属此中人的杨过竟找上门来,不由得不多加注意。

此时,郭靖和黄蓉还不知杨过退出全真教,改门换派之事。

黄蓉心道:“我的靖哥哥呀,我说的字如其人可不是说一个人长得好,这字儿便写得好。若是这般论,杨康、欧阳克这样的俊俏男子岂不是天底下最好的好人了吗?这拜帖上字乃是楷体,虽

然起笔、落笔之处有飞扬之态,显出恣意、潇洒,但从根本上说,能写出这样字体的必定是个心性良善,正直之士,而你的杨过,唉,那股子随爹的邪性到死改不了的。”

黄药师是个风雅之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作为黄药师的女儿,黄蓉辨字识人本领自是不差的。然而这些想法不能于大庭广众宣之于口,只能掠过不提。

黄蓉向陆冠英和程瑶迦二人道:“忘记跟二位讲,我和靖哥哥有个子侄名字就是杨过,早年去了终南山,拜入了全真门下,说起来,瑶迦妹子还是他的师叔呢。然而,我们以前居住在桃花岛上,后来在中原游荡,近些日子又来了这儿,算起来有四年多没见过他了,实际什么情况也不太清楚。不过,说到底,若真的是杨过到了,想必各位道长也一并到了。”

听到这儿,陆冠英和程瑶迦对视一眼,心中一沉。

程瑶迦道:“黄帮主,刚才家丁说了,这个杨过乃单独前来,无人相伴,而且若他与我师父等人一同到来,何须何须通禀呢?”更焦急了。

黄蓉哪知此节,暗道:“估计事情好不了了。”挽着郭靖手臂,安抚道:“事已至此,猜测无用,先把人带来,是巧合还是诡计,一见便知,对了,这里人多口杂,咱们去书房吧。”

陆冠英道:“夫人,你先别急,跟郭大侠和黄帮主去书房等着,我去门口将人接来,随后便到。”

坐席稍远处,有三个年轻人,两男一女,说笑正欢。

两个少年模样有几分相似,都挺英俊,不过一个性格开朗、活泼张扬,言谈伶俐,逗得女孩娇笑连连,另一个性格相对冷静,稳重敦厚,不多言,不多语,只是陪笑,偶尔搭上一两句,这两人是一对亲兄弟,性格开朗的那个是弟弟,叫武修文,性格稳重的那个是哥哥叫武敦儒。

中间被两兄弟追捧,花容月貌,娇俏可爱的女孩便是郭靖和黄蓉的女儿,郭芙了。

这三人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两兄弟对郭芙皆有爱意,都极力讨好这个小师妹,时时刻刻不离身边陪伴。

第一时间更新《正德晴雨梦》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异世修行

秉烛游漆园

无味舒食电话

无婳可说

重返影坛当影后

爱拔

兀立的近义义词

莲子舟

衰神醉逍遥

天堂类人

玄灵奇探

酸菜鱼呐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